朱德孙子揭秘文革时林彪批斗朱德内幕(图)_揭秘_历史_星岛环球网
朱德孙子揭秘文革时林彪批斗朱德内情(图)_揭秘_前史_星岛环球网 主页大陆香港台湾国际社会大湾区揭秘诗篇图集足球 主页> 前史> 揭秘> 正文朱德孙子揭秘文革时林彪批斗朱德内情(图)2020-01-06 09:18星岛环球网 中心提示:康生也进犯爷爷:“对立林总提出的毛泽东思维是最高最活的马列主义,是今世马列主义的高峰,便是对立毛主席思维的,在这方面和彭真等人是相同的。”  爷爷辩解:“我不会对立毛主席的,毛主席的书要读,马列的书也要读……” 这年8月初,在北京召开了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会前,毛泽东于7月18日回到北京,听了康生、陈伯达等人关于北京高校“文革”运动状况的陈述后,对掌管中心作业的刘少奇、邓小平向校园派作业组的做法大为不满,并对他们提出了严峻的批评。在这次全会上,刘少奇、邓小平先后做了反省,毛泽东宣布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责备“从中心到地方的某些领导同志……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歼革新派,限制不同定见,实施白色惊惧,自认为满意,长资产阶级的神威,灭无产阶级的志气,又何其毒也!”全会经过了《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新的决议》(即十六条),规则“这次运动的要点,是整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路途的当权派”。全会进行了中心领导机构的补选和推举。中心政治局常委由七人增加到十一人:毛泽东、林彪、周恩来、陶铸、陈伯达、邓小平、康生、刘少奇、爷爷、李富春、陈云。林彪从本来位列第六升至第二位,被称为“林副主席”、“林副统帅”。刘少奇、周恩来、爷爷、陈云的党中心副主席职务不再提及。爷爷从本来的第四位降至第九位。就这样,一场前所未有的长达十年之久的全国大动乱开端了。从此,爷爷的境况也跟着时局的开展益发艰难了起来。1966年国庆节,“文革”刚刚发起,还保持着建国后年年国庆节都在天安门广场举办隆重庆祝活动的做法。爷爷其时的心境尽管很郁闷,但他在参与天安门观礼时,得知张思德的妈妈从四川仪陇来京参与国庆观礼,仍是把张妈妈接到了家里,还叮咛要做几个四川菜来款待张妈妈。张思德是四川仪陇县人,和爷爷同一个家园。爷爷奶奶和我一同陪着张妈妈吃饭时,爷爷不断地给张妈妈夹菜,并问张妈妈:“家园的公民还好吗?农人日子怎样样?”张妈妈说:“还行,还比较安靖。”爷爷听了,说:“农人日子过好了,我也就定心了。”中南海造反派冲击我家,贴大字报进犯爷爷的状况很快就陈述到毛泽东那里。1月18日,毛泽东在中心军委碰头会上讲到爷爷时,说:“朱德在国际国内是有声威的,朱德仍是要保的。”可是,毛泽东的情绪并没有制止住林彪、江青一伙的诡计活动。他们持续鼓动“打倒朱德”,并把这股恶风从中南海吹向了社会。1月21日晚,戚本禹在全国政协小礼堂对中国公民大学的红卫兵头头说:“你们要把锋芒对准党内的走资本主义路途的当权派,不要认为打倒刘少奇、邓小平、陶铸就完了,还有呢!”看到红卫兵有些不解,立刻补了一句:“还有朱德!他是大野心家,是一个大军阀。他一向对立毛主席,你们要把他揪出来,批倒批臭!”“怎样个批法?”有人提问。“这还用我说吗?你们人大不是有个走资派叫孙泱吗?他给朱德当过秘书,你们能够经过搞孙泱的问题,把朱德的问题搞清楚嘛!”孙泱是孙炳文勇士的儿子。从抗日战争开端,他就在爷爷身边当秘书,建国后曾任西南师范学院党委书记,后来调到中国公民大学任校党委副书记。正是由于爷爷,这场邪火也烧到了他的身上。人大红卫兵听了戚本禹这些话,如获至珍。回来校园,当即安排人马写大字报、贴大字块。一夜之间,从城里到郊外,处处张贴了“打倒朱德”、“炮轰朱德”、“朱德是黑司令”的大字块。以“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而名噪全国的“新北大公社”头头聂元梓传闻公民大学“批朱”的音讯后,只怕落在后面,但她还不清楚这是不是上面的意思,所以打电话向她的后台康生问询:“人大红卫兵批评朱老总,是不是中心和中心文革的精力?”老奸巨猾的康生不愿直接答复,借题发挥地说:“怎样说呢?局势在开展嘛!问题也越来越清楚了。你们自己搞就搞成了,要说是我让你们搞的,就搞不成了,你们自己决议嘛,我给你们说多了欠好。”关于康生的暗示,聂元梓当然心照不宣。放下电话,她便迫不及待地招集手下人开会,并鼓动说:“现在,阶级斗争越来越剧烈、尖利,清华大学揪出了刘少奇,在社会上打响了,咱们‘新北大公社’也要搞一个大的!”“咱们搞谁呢?”有人问。“朱德!他是混进党内的大野心家、大军阀……”聂元梓正愁找不到“批朱”的“炮弹”,正好中国作家协会造反团来人找到 “新北大公社”,说他们搜出了刘白羽解放前写的《朱德将军传》复写稿,是一株大害草。所以他们合伙编造了《篡党篡军大野心家朱德的自供状——戳穿〈朱德将军传〉的大诡计》、《前史的伪造者反党的野心家——再揭〈朱德将军传〉的大诡计》两篇文章相继刊登在《新北大报》上。随后,他们又将该报加印了五十万份,散发到全国各地。作家刘白羽写的《朱德将军传》并没有出书。那是抗日战争时期,刘白羽到华北前哨,其时中共北方局宣传部长李大章托付他收集爷爷的材料。经过采访爷爷自己,他写成了一个列传的初稿。后因爷爷1940年5月脱离太行前哨回到延安,刘白羽的写作也就没进行下去,便把已写好的初稿复写了两份交给了安排。其间的一份复写件曾送到美国,给美国作家史沫特莱写《巨大的路途——朱德的生平缓年代》一书作参阅,史沫特莱在病逝前又托人把它捎回还给了刘白羽。便是这份复写的初稿,被造反派用来大做文章。他们将书稿印刷成书,安排人员编撰批评文章,而承当此任的人怎样也找不出书中有什么政治问题,反而从中了解了爷爷的革新阅历,并对爷爷的遭受暗自怜惜。 上一页1234下一页阅览全文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